Skip to main content
 首页 » 文艺

《你是南风,我自沉沦》超火热的言情小说

时间:2020-07-04 编辑:网络转载 类型:文艺 阅读量:185 jjjj

第一章 锒铛入狱

锒铛入狱,负责给她做笔录的人,偏偏是这个世界上最痛恨她的人--

她的前夫。

林琼在审讯室快站了一天,面容憔悴,看上去十分狼狈。

桌子上的强灯正照着她,她眼皮半耷拉着,依稀看得出绝色。

"回答我!"

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地简短严肃。她惊得快速睁开眼睛,舌尖不住的舔舐干裂的唇,她太渴了,审讯室简直不是人呆的地方。

"韩警官,您还要我说多少次,幼儿园虐童的事,我不清楚,事发当天,我正在国外参加国际幼儿教育论坛。"

林琼神色坚定。自己一下飞机就被人带到局子里,被冠以莫名其妙的虐童罪名。

她否认了一遍又一遍,就是不信。

"你还这么狡辩!"

不敢面对男人几乎要杀人的眼神,林琼身体不由得一缩。他很喜欢孩子,但是自己的学校里面,真的没有虐待儿童。

"我没有狡辩,我没有伤害孩子。"她回答的,是没有伤害自己的学生,如果他愿意理解,也可以理解成,她没有伤害过和他的孩子!

"呵。"韩惊冷嗤,起身向她逼近,每走一边,都试图把她看个透彻,吓得她不住的后退,直到退无可退。

男人停在她脚尖向前一个食指的距离,气息灼人,她有些害怕,低垂着头,夜夜梦里出现的人,就在眼前,她却无法拥抱。

明明她有很多话想说,可是却只能呆滞的回答他的问题。

"林琼,你还是和当初一样,无--视--法--律。"

当初种种,如今历历在目,林琼一到害怕紧张的时候,手指总是会习惯性的把玩着衣服,他眉眼一扫,迅速抹过头去,不想再看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一眼。

离婚的那天,他们手里拿着离婚证,无比平静的约定,消失在彼此的世界,就当是做了一场噩梦。

可如今,像是梦醒了。

林琼泪眼朦胧,断断续续的小声抽泣,女人干裂的唇,被眼泪洗刷过变得稍微有了血色,颤颤巍巍的。

"你以为这一次,你还能像当时一样推掉责任么!"男人的话一如炸雷,响彻耳边。

"对……对不起,韩惊,我不是……不是……"

"终于承认了,你们幼儿园虐童事件。"

"不……不……"林琼无助的摇头,身体像是被削骨抽筋了般,慢慢瘫软到地上,牙齿松开唇,点点血迹泛在唇间。

林琼分明看到了她深爱的男人,一身警服,望着自己就如同不共戴天的愁人一样。要不是这一身警服束缚着他,他会和当年一样,将他的强悍述诸在自己之上吧。

第二章 对待孩子都能那么残忍

林琼蹲在漆黑的角落,双手抓着脑袋,哭得楚楚可怜的,像个手足无措的孩子。她想躲,她想解释,可是面对韩惊几乎喷火的眼神,她连正视的勇气都没有。

"林琼!"

"别想沉默,回答我。"韩惊手上端着一个不锈钢喷子,上面还散着雾气,那是寒气,这一盆水,是几乎凝结的冰水,在审犯人的时候经常会用得到。韩惊脸色不带有丝毫感情,如果说有,那就是仇恨。他也不在意眼前的这个人是他曾经爱的死去活来的人,在他看来,这个女人,连狗都不如。

先是害死了自己的亲儿子,然后,又是虐童。

这不正是她的作风?对待孩子都能那么残忍!

水湿透了她的衣服,连带着里面的睡衣也变得异常的服帖,她站起身,想要逃离有韩惊在的地狱。

只是韩惊挡住了她的去路,视线落在她的胸前,喉咙略微一紧,眼睛发了红,呼吸低沉,像是猛兽的低吼。

她怕极了,身子哆哆嗦嗦,却意外的想要去拥抱她的恶魔,手刚伸出去,又缩了回来,恶魔的温度,只怕是更能吧。

男人始终还是不愿意相信他,他只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审讯室的门,被推开了,林琼感觉到自己希望的大门也被推开了。一定会有人来阻止韩惊的暴行吧……

"虐童案有新发现,幼儿园有一个小女娃……"来的警察话说到一半,而后审讯室的门被撞开,愤怒的家长想发了疯一样的冲了进来。

林琼还没反应过来,被一股大力往后推到一旁,爱子心切的家长,一张张面目狰狞的脸,看的她发杵。

警察拦在她面前,也挡不住潮水般的谩骂和指责。

家长里面偶尔提到的字眼:小女生,阴-道-破-裂。

几个字眼,让林琼直接处于绝境之中,更是感觉到了。

"我真的……没有。"林琼想告诉所有人真的不想虐童,可是她连开口的力气都没有了,一时缓不过气,眼前突然一片黑暗。

……

"你醒了?"林琼醒过来的时候,躺在医院的病床上,围绕在她身边的,只有这么多年来一直陪着她的好朋友,吴晋。

"我听说你出事了,连夜赶了回来。"吴晋的眼神中说不清的心疼,林琼愣愣的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"向日葵幼儿园出现虐童事件,而且十分严重。"吴晋知道这个坚强的女人想知道什么消息。"警方现在正在调查,而打你的那群警察里面,其中有一个人的女儿,是受害者之一。才六岁,医生检查出,怀孕了。"

林琼一言不发,怎么会这样,明明不是自己做的,怎么会这样。

没等林琼听完消息,医院的房门被大力的踹开了,一群她平素里面见过的,总和她笑语相谈的家长,冲了进来,狰狞的模样,就像是将她推入地狱的恶魔。

第三章 绝不姑息

"你这个贱人!人渣!"

"想你这种人怎么配活着,去死吧……"

尖锐而又嘈杂的声音穿透她的耳膜,声声责问与谩骂,仿佛要将她彻底撕碎。可是林琼却依然看清楚了那走在最前面那高大伟岸的身影。

"你们这是做什么?"吴晋起身挡在林琼面前,为她遮住了那一道道恨不得生吞活剥的目光,面色不怎么好看的看着最前面那人。

尽管是隔着吴晋,林琼也感受到了所有人的愤恨,只是身上撕裂一样的疼痛,让她动一下都觉得困难。

"让开,我们要打死这个贱人!"

身后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所有家长的怒气都被再一次点燃。叫嚣着向要向病床上的林琼扑过去。

"都给我住手!你们都想坐牢是不是?"吴晋一声厉呵制止了所有人的动作,目光冰冷的看着韩惊,似乎带着一丝嘲讽,"韩警官这是故意带家属来闹事吗?"

"还是蓄意公报私仇想要杀人灭口?"

他身后的林琼有些哑然,没想到平日里那么温暖的一个人也会有这么凌厉的一面。他是她的好友,知道她的过去,不过这个时候也只有他愿意相信自己。

韩惊面无表情的看着两人,半响才转过身去安抚那些家长,"你们先回去,这件事情警察局会给各位一个满意的交代。"

"对于某些人,我们绝不姑息!"

说这四个字的时候,韩惊的没有丝毫顾及的看向吴晋身后的林琼。绝不会姑息谁,大家心知肚明。

清楚地看到韩惊看向她的眼神,带着和那些家长一样带着愤恨,尽管林琼不是第一次看见了,可是心还是忍不住抽痛。

那些家长当中似乎还有人想说什么,却被另一些人拉着离开。直到隔得很远依旧能听到谩骂声。

见那些人离开,吴晋这才松了一口气,担忧的看着林琼。都说法不责众,要是刚才那些家长真做出点什么事来,不是他能够拦的住的。

吴晋顺手给她倒了一杯水,将躺着的林琼费力的扶起来。

"谢谢。"沙哑着嗓子道了一声谢,此时林琼脑海里却全是刚才吴晋告诉自己的消息。

虐童?还有孩子怀孕了?巨大的信息量让林琼本来就受伤的头如同针扎一样疼,可是却不得不去想,自己管理的幼儿园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。

"别太过担心,我会想办法帮你的!"吴晋安慰的说道。长时间的接触,他知道林琼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,不过要找到证据,恐怕很难。

"嗤……"

久未说话的韩惊嗤笑出声,眼神带着无尽的嘲讽与厌恶看着林琼,仿佛她就是一块丢在街边无比肮脏的垃圾一样。

都到这个时候了,这个女人还想着开脱自己罪行吗,真是痴人说梦。

"你笑什么?"吴晋以为韩惊也会跟着那些家长离开,皱着眉头看着不远处的人。

林琼也抬头看见他的眼神,目光说不清的复杂,原来他对她真的如此厌恶么

第四章 你可真是个好院长啊

挺拔的身形一步步逼近,看着那再熟悉不过的人带着完全陌生的气息,压的她喘不过气来。

从前的一幕幕闪过林琼的心头,如同断片的记忆,让她想要抓住什么,却什么也抓不住。

"林院长,你可真是个好院长啊!"韩惊走到林琼面前站定,吴晋想要阻止却被他一把推开,"同样的,也是一位好母亲!"

明明笑着,可是笑容却从未到达眼底,墨黑色的眸带着化不开冰冷,冰冷到让人窒息。

林琼喉头一噎,心底说不出来的难过,甚至想逃避,不愿意面对这样的他。

"为什么就认定是我?"她望着他质问。她有些不明白,为什么不愿意给她丝毫解释的机会就认定一切都是她做的。

想起来也有些荒唐,刚下飞机就被带进拘留所强行审问,她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或者说,是谁要陷害她。

"为什么,你还有脸问!"一声轻响,一沓照片甩到了了她的脸上。塑料胶底刮的生疼,本就凌乱的头发也被韩惊这一甩给彻底打散了。

坐在病床上的林琼遍体凌伤,披头散发,如同一个女疯子,狼狈到了极点。

吴晋有些怒意的看着一身警服的男人,"你干什么!"

"自己看!"回答他的,却是比他更大的怒意。

反应过来的林琼不顾疼痛,胡乱的抹了一把脸,捡起了散落在床上的照片。

"怎么会这样?"

只是一眼,就让她震惊的说不出话来。照片上的孩子身上带着清晰可见的鞭痕和滴蜡留下的烫伤,明显是遭受了非人的虐待。

还有的身体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眼,或者生生弄断了孩子的四肢,变成残疾人的。

一张张照片都是这样的,残忍的让人看不下去。林琼像疯了一样一遍遍翻看这些照片,眼睛却忍不住湿润。

怪不得她会被带去审问,原来她们学校的孩子居然被人这样虐待。可是到底是谁?是谁在背后这样做?

"不必猫哭耗子假慈悲,我告诉你,这一次就算你找来H市最好的律师吴晋又能怎么样!"

"你这个冷血动物!刽子手!依旧会得到应有的报应!"

看着无力的抓住自己头发,如同痴傻了一般,坐在那里的女人,韩惊毫不客气的警告。

林琼身子猛的一颤,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向那个曾今朝夕相处的男人,这是自从他们的孩子出事之后,他对她说过最长的一句话,却是诅咒她不得好死吗?

"韩警官,你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!"吴晋面色一冷提醒道。他不明白明明曾今是夫妻,何苦要这样步步紧逼。

他这样做,分明是已经认定了她就是罪魁祸首。

闻言,那立在床边俊朗如畴却一身戾气的男人却是笑了,笑的分外嘲讽,却又带着让人看不清的情绪。"这里不是警察局,我来也不是作为警察审讯犯人。"

说到这里韩惊收起了笑容,盯着林琼的目光没有丝毫温度,"而是作为她的前夫来找她算账的!"

第五章 她在他心里,是仇人

说到这里韩惊收起了笑容,盯着林琼的目光没有丝毫温度,"而是作为她的前夫来找她算账的!"

----------

他的话如同一声惊雷在耳边炸响,脑袋里只留嗡嗡的声音。林琼错愕的看着这张熟悉的容颜,话到嘴边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。

原来他是以前夫这个身份来找她算账的么。

这是认定了她是主导一切的人,所以打算新新账旧账一起算?

他们之间是有误会,而且是解释不清楚的误会。当年她和他原本是一对恩爱的夫妻,只是在教育孩子方面微微出现了分歧。

她觉得对待孩子应该严厉一点才能让孩子学好,可是他明明是警察,却偏偏是个慈父,对孩子好的恨不得摘下天上的星星。

直到那天……

"你别这么惯着孩子,他都多大的人了,既然逃课回来了,就应该自己去学校!"林琼皱着眉头看着将儿子抗在肩头的韩惊,一脸的不赞同。

儿子太过调皮,要是再这么惯着的话指不定惹出什么麻烦来。

韩惊露出温柔的笑意劝道,"好了,他还是个孩子,好好说,然后送他回学校吧。"

"爸爸真好!"

话音一落,立马得到儿子的恍惚声,林琼蹬了他一眼,还是忍不住教训了儿子一顿。

"别骂了,你到底是不是他亲妈?"直到孩子哭了,韩惊厉声打断了她的话,林琼这才作罢。

"我等会儿有事,你顺路送他去吧!"

韩惊嘱咐了林琼之后,看着林琼面无表情的带着儿子出门,儿子委屈的啜泣着,跟在她后面。

皱了皱眉头,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一路上,林琼都不愿意回头去看一眼身后的儿子。明明是为了孩子好,可是刚才韩惊却那样说她。

她这样做还不是为了孩子能够成才,可是他却误解了自己良苦用心觉得她小题大做。

"嗤……"

直到那声刺耳的刹车声想死,一辆跑车从自己的身后呼啸而过,林琼回过头时,瞬间失去了所有的力气。

原本跟在她身后的儿子,此时血肉模糊的躺在不远处,身下的血液汇集成了蜿蜒的刺目红色小溪。

林琼僵在原地,甚至连眼泪都不会流了,就那么瞪大眼睛看着。

直到韩惊赶来,抱起身体已经冰冷的孩子,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孩子死掉却不救的女人。

在经过林琼身边的时候,将她重重的撞倒在地上。

那一刻,她就应该知道,他们之间完了,再也回不去了。

从此他偏执的认为,她是个冷血动物,是害死孩子的凶手,是个没有感情的人。他们也因此婚姻破裂,成为了最熟悉不过的陌生人。

不!她在他心里,是仇人……

"出去!"回忆突然被打断,韩惊突然暴力的推搡着吴晋。

"你做什么?疯了吧!"吴晋被推的有些狼狈,面色难看的对峙着。他在这里最起码可以确保她的安全。

可是韩惊的力道却越来越强劲,当过警察的人力气又岂能和普通人一样。"这是我们之间的事,容不得外人插手!"

他不由分说的将吴晋推出去,顺便带上了门。一声巨响,病房的门被再一次关上,连同门框都颤了颤。

第六章 你后悔做这些事吗?

少了一个人,病房里的气氛却变得更加一触即发,林琼目光呆滞的看着自己手指一言不发。她甚至不敢再去看一眼那些散落在床上的照片,不是心虚,而且心痛。

到底是怎么样的隔阂,才会让他觉得,自己会这么做这么残忍的事情。

窗外的阳光透过玻璃洒落在林琼的身上,让她本就苍白的面容变得近乎透明,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下变得清晰可见。

短短一天一夜,就让本来时尚靓丽的成功女性,变成了病弱狼狈的疯婆子。

看着这样她,他有一瞬间的恍惚,也许事情真的不是她做的。可是转眼就否定了,证据都指向她,除了她还会有谁。

"林琼,你的心到底是什么做的,才能让你做出这种丧心病狂,丧尽天良的事情?"

本来以为,吴晋离开之后他会无所顾忌的暴怒,可是没有。他的声音很冷,冷的让人发颤。

"向日葵幼儿园发生的事情,我根本就不知道,你就是问多少次,我也是这个答案!我不知道!"

许久,林琼舔了舔自己干裂的嘴唇沙哑着嗓子,再一次强调着之前的答案。不是她做的,要她怎么承认。

她喜欢孩子,比任何人都喜欢孩子,可是他却从来都不相信。

难道仅仅凭借着这些莫须有的证据,就要让她自己认罪么?

这不可能!

林琼抬起头,这一次她的目光不在躲闪,带着坚定与恳求,"我现在想求你帮我,帮我查清楚这件事情。"

既然不是她做的,就算是为了洗清自己,她也要查出这件事情的真相。不能蒙受这种不白之冤。

可是,第一时间回答他的却是那参杂着恨意和绝情还有愤怒的眼神,带着殷红的血丝,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。

"林琼,回答我,你后悔做这些事吗?"

眼前嘴角带着淤青却依旧绝色的女人,是曾和他朝夕相处的爱人,如今他却悔得恨不得从来没认识过她一样。

都到这时候了,居然依然在为自己辩解,试图开脱,她哪里还算得上是个人,哪里还有半点人性。

"不,不是我……真的不是我……"

他的眼神和声音,压的她喘不上气来,泪水普通决堤一样往下掉落。

林琼用力拽住面前人的衣角,像个无助的孩子一样,执拗的请求。泪水模糊了她的眼,看不清他的脸庞的轮廓。

韩惊毫不犹豫的甩开拉着他的那只手,顺便抚平了衣服上的褶皱。她这种垃圾,不配玷污了这身警服。

"查什么?怎么查?"逼近一步看着装可怜的她,"像当年我的孩子死去时候,你在旁边眼睁睁的看着吗?"

aaaa
相关文章